给家里的电视盒子换代升级

Weiyi Kong · January 20, 2018 · 数位生活

HIMEDIA & LeTV

最近放假在家,又开始思考每次回家都要纠结一番的问题:

要不要买个新的电视盒子?

直到最近我家里主要收看的依然是由广电提供的有线数字电视。一方面原因是父母的单位早年与本地广电签署了集团协议,为所有职工提供终身免费的有线电视服务;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电视盒子这一类产品的失望。

在此前电视还没走上智能化大浪潮的时候,家里曾经买过一台乐视盒子:

乐视盒子 T1S

那年的电视盒子刚刚起步,市面上除了小米和乐视可选项并不太多。当年小米和乐视都如日中天,考虑到乐视在那年日本动画新番版权市场的牛气冲天(还记得当年的《俺妹 2》和《阳炎》可都是乐视霸权),我选择了乐视。

(当然,现在看来我明显站错了队。)

后来的事情众所周知,乐视几乎放弃盒子类产品转向发展智能电视,再到最近贾跃亭的美国造车梦也成为互联网界的经典梗。

这些一系列的变故在我家这台 T1S 上的体现就是运行越来越卡,固件更新越来越少。如今几乎很难正常使用,想刷机连相关资料都很难再找到,只留下早已过时的开机广告。这台乐视盒子基本也就一直在家吃灰。

(当然也不排除设备配置过旧占了很大比例的原因。)


不过吃灰并不表示需求不存在,如今国内电视台的节目质量和水平越来越不可描述,魔幻的剧情层出不穷。前几天和朋友吐槽春晚,却也依然觉得电视这一媒介实时的特性(说到底是人的气息)无法完全被手机、平板和电脑替代。

同样的节目在电视上播放会让人感觉有人的气息,而这一点无论是手机、平板还是电脑的屏幕都无法做到。

考虑到我妈长期在家无所事事对着电视玩手机,此外距离过年也没有多久,决定还是买一台新的电视盒子。本打算随大流买小米,然而看看近年来小米评价一塌糊涂(主要还是关于小米广告系统的不满),决定还是另作选择。

(盒子的理想选择是希望可以兼顾父母和自己的需求,父母需要看国产内容的需求基本不难解决,而自己想看 Netflix 却不算容易。Netflix TV 版在 Android 盒子上似乎只有认证设备可以使用,这样看来只有小米盒子国际版可以选择,然而使用原生 Android TV 的话又涉及到爸妈能否独自使用的问题,所以最终还是放弃。)

最终下单一台海美迪,毕竟 Android 设备主要还是看配置,再者国内的厂商开发能力越高也只是意味着系统的魔改水平越高。在国内,盒子这玩意儿完全不需要考虑品牌的内容和版权覆盖,反正都是买个 Android 设备、装上各种内容提供方的 TV 版客户端,如今这已经是选购盒子的常识。

盒子到家后简单地插上电源接上电视,初始设置并不麻烦。界面如想像一样比较简陋,不过并无大碍,装上国产的「当贝市场」之后把一些常见的视频客户端装上。盒子这种东西本身并不方便复杂的输入输出,所以也懒得折腾 ROOT 之类的东西。

HIMEDIA 主界面

相比此前的乐视盒子,海美迪在使用上流畅了许多,装上「泰捷视频」「电视猫」「搜狐视频 TV」「腾讯视频 TV」之类的也就基本足够爸妈使用,再给自己装个 Bilibili TV 版、Netflix 和 Kodi 也就基本覆盖了大部分需求。

TV apps

唯一不爽的是 Netflix 只能安装手机版本,TV 版本尽管可以正常安装,但打开却提示连接错误(已经在路由器端连接可以收看 Netflix 的代理服务器所以排除网络问题)。而手机版本的 Netflix 似乎存在分辨率限制,在电视机上观看略显捉急,也就将就着用着算了。


本文首发于 Steemit,欢迎在 Steemit 投票、转发和评论本文关注我

在家完成一次 HIV 自检

Weiyi Kong · January 17, 2018 · 废话连篇

Test Kit

最近,我在家完成了一次 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也就是引起艾滋病的那位)自检。

Continue...

无法同步的 NGO 价值

Weiyi Kong · January 7, 2018 · 废话连篇

时隔近三年,我又一次去参加了江苏同天的活动。上次是演讲,这次是新年派对。

我觉得自己正在和 LGBT NGO,以及当初的自己渐行渐远。自从开始写博客之后,每次翻阅自己的旧文都会羞愧到无地自容,这一点在生活中同样体现出来。罗子雄在 TEDxChongqing 说:

你如果发现三个月以前你收集的作品是垃圾,恭喜,你的审美提高了。

但愿这个思路在文章上同样适用吧。如今致力于 LGBT 权益的 NGO 群体最使我感到疑惑和矛盾的:

  • 他们呼吁大家不惧怕流言蜚语、勇敢做自己,却会惧怕群头像导致自己被出柜;
  • 他们明明比谁都在乎自己的同志认同,却有很多选择了体制内的生活不敢吭声;
  • 他们活在这个对性少数极不友好的极权国家,却对社会有着近乎幼稚的乐观看法。

他们热衷于熬制鸡汤、加强自己的同志认同,这些鸡汤和理想在我面临出柜困境的时候也许能在心理上帮助我不少,但我绝不会想把自己每天包裹在名为同志的自我身份认同里,向自己狂灌鸡汤。同志是一个 tag 而不是一个 category,在同志身份之外每个人都一样。同志社群不是社会边缘的世外桃源,也不是比异性恋更竞争激烈的选美赛场。像 Vice 此前的报道中提到:

如今 LGBT 社群不尊重差异,他们不喜欢老年人,也不喜欢特女性化的男孩和残疾人。只要跟主流审美不符的,他们都嫌弃。

我并不同意这样的看法:承认吧,你在异性恋交友软件中挂出这些类型的个人资料也同样不会被青睐。

说什么同性恋异性恋,大家其实都没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