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4, 2018

为什么讨厌微信

说过一万次讨厌微信,但却至今也没有写出一点具体的原因。对微信的厌恶出自方方面面,想着整理想了很久却一拖再拖,我想也许是时候该整理成文了。

尽管此前在知乎写过一篇抨击微信的回答获得了一千多赞(同时也获得了相当多的反对,以至于这篇回答被知乎排序算法丢到了无底深渊),但我讨厌微信的理由却远远不止这点,微信的恶心来自全方面,有功能上的,有价值观上的,我尽力一一道来。

产品设计无处不在表达对桌面的歧视

尽管微信有桌面版,但却永远是在所谓「防止微信 PC 化」的方针下不情不愿的产品,在微信的产品设计中,桌面用户永远是二等公民

  • 最直观的是微信桌面端的登录方式

无论是 PC 版、Mac 版还是 Web 版,要在桌面上登录微信,你永远都需要经历一道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流程:

掏出手机 -> 解锁屏幕 -> 打开微信 -> 调出「扫一扫」 -> 对准屏幕 -> 授权登陆

可别忘了,这不是一次操作就可以一劳永逸的事情,而是每次登录需要。甚至如果你不是第一次登录,等待的时间可能更长:

掏出手机 -> 解锁屏幕 -> 打开微信 -> 点击「登录」 -> 等待弹出授权请求 -> 授权登陆

这里的等待可不取决于你的手速,而是你有多少未读消息等待着被加载。

  • 即使在桌面端,Windows 版微信也会永远为你内置一个莫名其妙的浏览器

(以方便随时强奸你。)

  • 如今已是 2018 年,微信依然永远不能像一个正常的通讯软件那样同步消息

即便是如今微信增加了「登入后同步最近消息到 Windows」的选项,你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最近的语音不会同步

封闭的微信永远是开放互联网的敌人

微信是一个封闭到骨子里的生态圈,从微信的内置浏览器到公众号里的文章,无不散发着打造互联网小花园的野心。

  • 微信的内置浏览器是事实上的防火长城

你觉得 GFW 只存在于公权力手中吗?不,微信就是商业世界的防火长城

很多应用都曾经内置浏览器,但自从 iOS 9 引入了 SFSafariViewController 类(下简称 SVC),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始放弃内建浏览器,转向使用 SVC 将网页内容统一交给 Safari 处理。(在 Android 上,也有与 SVC 功能类似的系统级浏览器接口 WebView。)

将网页交给 SVC 处理有很多好处,一来开发者不必浪费时间和精力重复造轮子(重复开发同样功能的组件),二来用户也可以获得更快更无缝更统一的体验。(举个例子,SVC 与 Safari 共享 Cookies,这意味着你在 Safari 中登录过的网站在登录有效期内无需重复在 SVC 中重复登录,这是应用内置浏览器做不到的。)

这样看起来,取消内置浏览器并迁移到 SVC 完全有益无害,但微信却站在了选择不迁移的少数派那边。这样做的原因并不难猜到:微信需要控制权

在微信中,你无法点开对方发来的 Telegra.ph 链接(Telegra.ph 是 Telegram 推出的文章发布平台),你也无法点开朋友发给你的淘宝链接。

点击、打开链接,这个在万维网中理所当然的操作,到了微信却成了复制、切出微信、打开浏览器、粘贴。这个操作当然可以解决问题,但在微信已经成为了当代中国人的标准聊天软件、事实上的浏览器的情况下,有多少人会知道这样麻烦的解决方法、知道的人里又有多少愿意为了一个链接切出微信?

别说因为你会所以不构成问题,你的父母、你不精通互联网的朋友们也都会吗?

  • 微信的世界里没有外链

微信企图并正在成为(中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浏览器,然而浏览器不同的是,微信既不中立、也不开放。别忘了,不管你是用什么浏览器,HTTP 协议和万维网的其他构成标准都是由 W3C(一个由 461 个成员组织构成的国际标准组织)起草,而不是开发 IE 的微软、构建 Chrome 的 Google 或者单一哪一个商业公司,但微信想做的却是事实上的标准制定者

而在微信的标准里,只有微信生态圈内的链接可以通行无阻,指向外部互联网的链接全都只能靠边站到文末,被迫戴上言不正名不顺的四个字 —— 「原文链接」。

这是微信公众号的现实,也是微信团队的成果。

  • 二维码(QR code)是微信一手发扬,也是微信一手滥用垄断

二维码作为一种快速将小段信息从一个平面迁移到另一平面的技术,并不存在问题。确实得承认,微信对于二维码在中国的发扬光大起着核心关键的作用。大约十年前,二维码还是一种只常见于日本网站稀奇玩意儿,如今却被滥用到快贴满中国。(地铁使用二维码支付过闸就是一种滥用,但这本身与微信无关所以不再多说。)

微信通过「扫一扫」让二维码这个技术流行于中华大地,但微信也通过对公众号中文章外链的限制,一手促成了二维码滥用的起头:当众多公众号开始被迫用二维码代替链接,用「长按识别二维码」代替「点击」,中文互联网对于二维码的滥用便开始了苗头。

与此同时,微信也几乎成为了垄断的二维码扫描器:如今在大街上,你看到一个二维码想要扫描,会作何反应?

对于大多数人,如果二维码附近标注了微信、支付宝或是其他应用,那么按说明操作即可,如果二维码附近什么也没说明,那么十之八九用微信扫描不会错。毕竟,用微信扫一个标准格式的二维码可以正常显示,用系统内建或是其他的标准二维码扫描应用扫描一个来自微信的二维码就只能收获一行「请在微信中打开本页面」了

这是微信现在在做的事,也是微软当年在 IE 做的事

保护隐私是假的,恶心用户才是真的

  • 微信里的消息记录是永远不会同步的

没错,又是消息记录。在微信的世界里,不仅登录桌面端不会同步消息,更换手机或者重新安装微信也是不会同步旧消息的。同步是不可能同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同步的。

微信官方对于这个问题的回应一向是扛出「隐私保护」的大旗:

微信不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聊天内容只存储在用户的手机、电脑等终端设备上。
—— 《用了这么久微信,这件事你还是不知道》,微信派

且不谈微信作为一个后端直通公安系统的聊天软件声称自己不留存用户聊天记录是多么可笑(在微信发表言论被捕的社会新闻一抓一大把,这里就不再列举),也不谈同门师兄 QQ 一直提供记录漫游的会员付费功能、最近甚至通过办公版本 TIM 推出了免费的两年消息记录保存。

主打安全与隐私保护、致力于维护言论自由的聊天软件 Telegram 同样提供了免费的无限消息存储功能,要说腾讯一个市值突破 5000 亿美元的顶级公司拼不过 Telegram,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不信的。

微信作为一个产品本身也有很多毛病

  • 内置的缓存清理永远无法清理干净

微信作为一个通讯软件,使用时间一久难免会有巨量缓存,这无可厚非。

然而微信却和大多数国产软件(例如支付宝)一样有着缓存清理永远无法清理干净的特色。即使你在微信里把所有聊天记录都删除,再执行缓存清理,微信也依然会给你留下一大片缓存占用。

你能做的只有把整个微信删除重新安装或者在系统应用管理界面删除微信的所有数据(仅 Android,实质上和重装差不多)。

  • 消息记录备份越砍越难用和糟心

在前一个问题中,重新安装和删除应用数据是仅有的解决办法,而这样的操作又要面临另一个问题:重新登录微信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和所有的消息记录说再见了。(毕竟考虑到「隐私」,「微信不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嘛。)

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备份。当然,哪怕你空间很多不需要重装微信腾出空间,你也会遇到需要刷机或者更换手机的时候,总之备份是你很难不会用到的功能。然而这样的功能,在微信的开发历史上一直在缩水,并变得越来越难用。

起初,微信提供了备份记录到云端的功能,可以将聊天记录备份至云端保存七天,每次备份单独设置密码保护。这样的功能在没有消息云同步的日子里也算是相当贴心了,结果好景不长,可能是本着「用户舒服我就不舒服」的心态,微信在某次更新中砍掉了这个功能,并更改为将聊天记录迁移到同 Wi-Fi 局域网内的手机或通过 USB 连接同步至电脑。

也许你会觉得这样已经十分坑爹,可是别急,如今的现状是你迁移到电脑也必须通过 Wi-Fi 局域网,惊喜不惊喜?

说实话,我下定决心写这篇文章的导火线正是:手机空间已满,微信内置缓存清理不干净,想删掉重新安装可是近期有很重要的聊天记录,尝试多次将聊天记录迁移到电脑,最终失败。

立即去世吧,微信。

  • 自以为是的字体排印

说来你可能不信,微信对自己的字体排印非常骄傲,尽管它已经烂到无法更烂

微信 Android 版曾经出现过一个 BUG,只要消息中出现类似「15。。。。」的内容,微信就会卡死。根据微信团队成员的解释:出现 BUG 的根本原因是微信团队出于改善 Android 设备上微信消息文字排印效果的动机,没有使用系统的标准部件而是自己重新编写(尽管微信团队的排印效果远差于标准部件、代码质量也远不如标准部件,这种行为完全出自「觉得自己比 Google 聪明」的自以为是。),最终微信自行编写的部件导致了这样的问题。

不过尽管微信烂到我一个非排印专业人士也能看出它有多烂,关于微信字体排印问题上的细节问题,我还是跟建议你阅读此前相关人士对微信团队成员的 BUG 解释所作出的批评

问题不止于微信,还有使用他的人们

  • 陷于 60″ 的语音消息灾难

主要是用户的问题,但也有一点微信的问题。

微信(姑且算是)创造了语音消息,而微信用户滥用了语音消息。(其实语音消息最早出现于中文互联网是由一个叫做 Talkbox 的通讯软件创造,而微信做的只是把他抄了过来。)

大家非常喜爱语音消息,便开始不分场合地发,以至于你在开会时也会收到语音,你在乘公交时也会收到语音,你和对方表明自己此刻不方便收听语音时也会收到语音(内容可能是「那回头再听吧」)。

当然这也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酷爱语音消息的人们在和你沟通正事时依旧使用语音。哪怕这其中有需要反复回顾的重要内容,加上微信的语音消息并没有进度条控制功能(这就是微信的那一点点问题),语音爱好者们丝毫不在乎你之后需要被迫无奈地反复听他们又臭又长的语音,以便确认他们传达的信息。

语音就是一种极致短视的利己主义,不要和这种人交朋友。

  • 微信不适用于办公,却被广泛用于办公沟通。

综合上面所有这些原因,任何一个稍有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微信不适合办公。微信自己也很清楚他们的产品不适合办公,毕竟他们也知道另外推出一款「企业微信」(尽管并没有人用)。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微信作为当下中国的国民聊天软件,不可避免地被大量使用在工作场合。我建议在所有工作场合,请使用邮件作为正式沟通渠道,即使你一定需要一款即时通讯软件,也请选择 SlackBasecampTIM(QQ 的办公版)或倍洽等其他更适用于工作场合的沟通工具。

至于个人通讯?Telegram 依然是我目前用过最好的通讯软件没有之一。

November 25, 2017

应该停止抱怨吗?

土木坛子 更新了一篇文章 说:

与其抱怨这具体的网络环境,害怕它或者为它担忧,还不如自己采取能获取的办法去解决它。就网络这一块,我之前的担忧有些过度了——虽然部分原因是我之前并没有亲自体验。另一方面,有些问题的存在,它必定有它存在的理由,个人几乎不能改变它,那么就不要直面撞墙,而是通过绕开它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这样的论调时常可见,每当封锁提高,就必然会引来一波怨声载道,随后出现的就是「技术爱好者」对于这类「大惊小怪」的评论:

叫有个屁用?

在当下的中文互联网重度使用者中,要使用完整互联网就需要 翻墙 这样的「常识」几乎是人尽皆知。如果只是抱怨而不行动,困境固然不会解决。但是不是因为我们可以通过手段解决困境,就应该停止抱怨呢?

我觉得不。

别忘了,需要通过这样的特别访问方式才能访问主流站点的状态永远是非正常的。即使在国外常用的 VPN 服务,也大多是被用作匿名浏览服务。而在这个国度,这些却成了你访问 Twitter、YouTube 这些国际主流社交网站的必需手段。环境险恶,你当然需要解决问题,但你不可以把它当作常态习以为常而停止抱怨。

毕竟你无法保证你永远有这样的对策解决困境。

November 13, 2017

传统电视的无可替代

想谈谈传统电视的话题已经是一个存在很久的想法了,这篇贴文我在去年十二月就丢在草稿箱里,一直懒癌发作而没有动稿。

在中国,和我类似的当代网络青年可能大多已经很久不看传统电视。在中国有腾讯视频、爱奇艺、哔哩哔哩,在欧美有 Netflix、Hulu、Amazon,无论是中国还是欧美,传统媒介电视在网络串流服务的冲击下越发式微,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叫嚣着「电视将死」。可是电视不入眼真的只是因为网络串流的冲击吗?

国外的传统电视台尚且有无可比拟的制作资本,HBO 就是最好的代表。而中国的电视台却还要面临着政策监管的难题,国外优秀节目无法引进播出,国内节目又受制于审查无法自由创作。于是一批年轻人抛下了传统电视台无所顾虑地投入了网络串流播放地大潮之中,但如果国内的电视台也会放送日本新番、也会播出当红美剧,大家还会如此不假思索地叫喊「电视将死」吗?而且即使不谈传统电视台雄厚的制播资本,我想传统电视本身的播映方式也是有一些特别之处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类似的体验,在我上高中时有不少如饥似渴、半夜偷偷摸摸也想看的剧集,体育课上找个阴暗小角落也要追着看的小说,在进入大学有了空闲时间之后反而没有了追下去的动力。放假时的我常常搁着一堆曾经想看完的电视剧、动画不看,却躺在沙发上盘弄手机无所事事。让我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却几次被我妈在旁边看的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电视剧吸引过去,最后竟跟着我妈一起追完。

这些电视剧若是放在视频串流网站上我是绝没眼看的,即使点开也不可能追完。而传统有线电视却有这样的魔力让我搁着一堆想看的剧集不看,反而跟着电视台把并不怎么感兴趣的电视剧追着看完。这大概就是传统电视的魔力吧。

与电视台不同的是,串流服务下放了控制权,让观众可以自由地选择。在传统电视中节目表固定,广告时间固定,播放进度固定;而在串流服务中,只要该片发布了,用户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想什么时候暂停就什么时候暂停,想暂停多久就多久,想快进就快进,想回放就回放。这些也是当初 VCD、DVD、网络点播服务兴起指之初让大家所兴奋的特性。但完全过渡到这样的播出方式真的使你快乐吗?

一方面,我们不经意之间丢失了传统电视的陪伴感。曾经的我会每周六晚守着电视机等着看《非常周末》,而如今却对着海量片库了无兴趣。于我而言,电视作为流传输的媒体减少了孤独感,这种形式远早于弹幕,作用也胜过弹幕。

另一方面,下放到用户手中的控制权反而跟着用户的懒惰让想看的剧集永远的停驻在观看清单之中。在视频网站追剧的我知道,看完这集我也得等下周更新下一集,还不如等剧集一次性更完再看,而当一季全部更新完毕时的我又因为连看十二集的耗时麻烦而不想前进。而面对在电视上播放的剧集,即便我知道这一集看完还得等下一集我也得准时准点观看,因为没有回放。另一个区别在于,传统电视是被动接受,而网络串流是主动点播,对于慵懒如我的用户来说主动是一件看心情的事情,没心情的时候永远比有心情多。Netflix 聪明,用一次放出一整季的操作来适应网络点播机制下的用户心理。

但这依然不可取代传统电视播放机制中观众与媒介的关系。

到目前为止,我尚且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取代传统电视这种媒介关系的。国内的观众万不可因为在电视上没东西可看而把错归咎于电视,那当然不是电视媒介的错。也莫以为我们如今没有电视的生活状态很正常,不,那不正常,在中国我们并不是主动放弃了电视,而是不得不放弃了电视。但这错不在电视,电视并不该死,不可以放弃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