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5, 2017

应该停止抱怨吗?

土木坛子 更新了一篇文章 说:

与其抱怨这具体的网络环境,害怕它或者为它担忧,还不如自己采取能获取的办法去解决它。就网络这一块,我之前的担忧有些过度了——虽然部分原因是我之前并没有亲自体验。另一方面,有些问题的存在,它必定有它存在的理由,个人几乎不能改变它,那么就不要直面撞墙,而是通过绕开它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这样的论调时常可见,每当封锁提高,就必然会引来一波怨声载道,随后出现的就是「技术爱好者」对于这类「大惊小怪」的评论:

叫有个屁用?

在当下的中文互联网重度使用者中,要使用完整互联网就需要 翻墙 这样的「常识」几乎是人尽皆知。如果只是抱怨而不行动,困境固然不会解决。但是不是因为我们可以通过手段解决困境,就应该停止抱怨呢?

我觉得不。

别忘了,需要通过这样的特别访问方式才能访问主流站点的状态永远是非正常的。即使在国外常用的 VPN 服务,也大多是被用作匿名浏览服务。而在这个国度,这些却成了你访问 Twitter、YouTube 这些国际主流社交网站的必需手段。环境险恶,你当然需要解决问题,但你不可以把它当作常态习以为常而停止抱怨。

毕竟你无法保证你永远有这样的对策解决困境。

November 13, 2017

传统电视的无可替代

想谈谈传统电视的话题已经是一个存在很久的想法了,这篇贴文我在去年十二月就丢在草稿箱里,一直懒癌发作而没有动稿。

在中国,和我类似的当代网络青年可能大多已经很久不看传统电视。在中国有腾讯视频、爱奇艺、哔哩哔哩,在欧美有 Netflix、Hulu、Amazon,无论是中国还是欧美,传统媒介电视在网络串流服务的冲击下越发式微,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叫嚣着「电视将死」。可是电视不入眼真的只是因为网络串流的冲击吗?

国外的传统电视台尚且有无可比拟的制作资本,HBO 就是最好的代表。而中国的电视台却还要面临着政策监管的难题,国外优秀节目无法引进播出,国内节目又受制于审查无法自由创作。于是一批年轻人抛下了传统电视台无所顾虑地投入了网络串流播放地大潮之中,但如果国内的电视台也会放送日本新番、也会播出当红美剧,大家还会如此不假思索地叫喊「电视将死」吗?而且即使不谈传统电视台雄厚的制播资本,我想传统电视本身的播映方式也是有一些特别之处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类似的体验,在我上高中时有不少如饥似渴、半夜偷偷摸摸也想看的剧集,体育课上找个阴暗小角落也要追着看的小说,在进入大学有了空闲时间之后反而没有了追下去的动力。放假时的我常常搁着一堆曾经想看完的电视剧、动画不看,却躺在沙发上盘弄手机无所事事。让我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却几次被我妈在旁边看的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电视剧吸引过去,最后竟跟着我妈一起追完。

这些电视剧若是放在视频串流网站上我是绝没眼看的,即使点开也不可能追完。而传统有线电视却有这样的魔力让我搁着一堆想看的剧集不看,反而跟着电视台把并不怎么感兴趣的电视剧追着看完。这大概就是传统电视的魔力吧。

与电视台不同的是,串流服务下放了控制权,让观众可以自由地选择。在传统电视中节目表固定,广告时间固定,播放进度固定;而在串流服务中,只要该片发布了,用户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想什么时候暂停就什么时候暂停,想暂停多久就多久,想快进就快进,想回放就回放。这些也是当初 VCD、DVD、网络点播服务兴起指之初让大家所兴奋的特性。但完全过渡到这样的播出方式真的使你快乐吗?

一方面,我们不经意之间丢失了传统电视的陪伴感。曾经的我会每周六晚守着电视机等着看《非常周末》,而如今却对着海量片库了无兴趣。于我而言,电视作为流传输的媒体减少了孤独感,这种形式远早于弹幕,作用也胜过弹幕。

另一方面,下放到用户手中的控制权反而跟着用户的懒惰让想看的剧集永远的停驻在观看清单之中。在视频网站追剧的我知道,看完这集我也得等下周更新下一集,还不如等剧集一次性更完再看,而当一季全部更新完毕时的我又因为连看十二集的耗时麻烦而不想前进。而面对在电视上播放的剧集,即便我知道这一集看完还得等下一集我也得准时准点观看,因为没有回放。另一个区别在于,传统电视是被动接受,而网络串流是主动点播,对于慵懒如我的用户来说主动是一件看心情的事情,没心情的时候永远比有心情多。Netflix 聪明,用一次放出一整季的操作来适应网络点播机制下的用户心理。

但这依然不可取代传统电视播放机制中观众与媒介的关系。

到目前为止,我尚且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取代传统电视这种媒介关系的。国内的观众万不可因为在电视上没东西可看而把错归咎于电视,那当然不是电视媒介的错。也莫以为我们如今没有电视的生活状态很正常,不,那不正常,在中国我们并不是主动放弃了电视,而是不得不放弃了电视。但这错不在电视,电视并不该死,不可以放弃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