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7, 2018

在家完成一次 HIV 自检

Test Kit

最近,我在家完成了一次 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也就是引起艾滋病的那位)自检。

Continue...

January 7, 2018

无法同步的 NGO 价值

时隔近三年,我又一次去参加了江苏同天的活动。上次是演讲,这次是新年派对。

我觉得自己正在和 LGBT NGO,以及当初的自己渐行渐远。自从开始写博客之后,每次翻阅自己的旧文都会羞愧到无地自容,这一点在生活中同样体现出来。罗子雄在 TEDxChongqing 说:

你如果发现三个月以前你收集的作品是垃圾,恭喜,你的审美提高了。

但愿这个思路在文章上同样适用吧。如今致力于 LGBT 权益的 NGO 群体最使我感到疑惑和矛盾的:

  • 他们呼吁大家不惧怕流言蜚语、勇敢做自己,却会惧怕群头像导致自己被出柜;
  • 他们明明比谁都在乎自己的同志认同,却有很多选择了体制内的生活不敢吭声;
  • 他们活在这个对性少数极不友好的极权国家,却对社会有着近乎幼稚的乐观看法。

他们热衷于熬制鸡汤、加强自己的同志认同,这些鸡汤和理想在我面临出柜困境的时候也许能在心理上帮助我不少,但我绝不会想把自己每天包裹在名为同志的自我身份认同里,向自己狂灌鸡汤。同志是一个 tag 而不是一个 category,在同志身份之外每个人都一样。同志社群不是社会边缘的世外桃源,也不是比异性恋更竞争激烈的选美赛场。像 Vice 此前的报道中提到:

如今 LGBT 社群不尊重差异,他们不喜欢老年人,也不喜欢特女性化的男孩和残疾人。只要跟主流审美不符的,他们都嫌弃。

我并不同意这样的看法:承认吧,你在异性恋交友软件中挂出这些类型的个人资料也同样不会被青睐。

说什么同性恋异性恋,大家其实都没差。

December 31, 2017

年终放屁

反正写什么都是放屁。

2017 的我:人间废物。

2018 愿景:不要像 2017 的我一样废物到只能一个人跨年。

许愿:请给我一个男朋友/固炮。